春风十里有娇兰|289.山顶之约

推荐阅读:超级兵王祖传中医龙凤决:桃色医仙最强狂少最强小叔和老师同居:风流学生极品桃花运飞天神帝大明望族徒儿萌萌哒:师尊,倒追妻
  “大人。”身侧传来奶娘的轻唤,视线里出现朱棣的袍摆与黑靴。不知是否他做了动作,奶娘立即往旁走开了去,然后听见他问:“不抱一下月儿吗?”

  我不可能拒绝这样的要求,连忙伸手过去从他怀中接过孩子,却发现月儿难得没有睡着,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在骨碌转动。

  “长得像你。”朱棣低语了句。

  我快速抬眸看了眼他,嘴里说:“孩子小时候都长差不多的,五官也没长开呢。你有了好几个儿女了,应该也有长大了与儿时变化大的吧。”

  之前生下元儿时身边的宫女都说长得像阿平,连朱元璋都说像及了阿平刚出生时的模样,但后来慢慢长大,有一天阿平突然说其实元儿像我。仔细去看还真是,眼睛鼻子至少像了我五分,脸型倒是像他父亲多一些。

  “是有。”朱棣浅声说,“阿煦就是,小时候长得像他娘,后来倒是与我长得相像起来。”

  听他主动提及朱高煦心头掠动,这次不知为何没有来?是朱棣此行严密,连他也没告知吗?我没有特意去问,只在心中闪过诸般猜测。

  朱棣提议去温泉边走走,我先是怔了怔,下意识扭转头看向白蒙处,原来这里当真有温泉。但随即摇头反对,孩子还小,温泉处雾气蒙蒙的湿度太大,对宝宝呼吸道不好。他听完我的理由怔愣了下,有些迟疑地问:“还有这许多讲究?”

  “不是讲究,是孩子刚出生心肺都太稚嫩,必须护着点。”受新时代的医学教育,哪怕我不是医护人员但一些常识还是知道的,更何况我还有个一次生育的经验,对小元儿再不负责也还是带他出了月子的。严格说起来此处空气中的湿度也过大,但总比温泉处要好过许多。

  可没想静默片刻后朱棣忽然道:“走吧。”

  我蹙了蹙眉,以为他还是坚持要去温泉边,欲言又止,像了下打算让孩子留在帐中由奶娘看护着,还没开口就听他又补了一句:“送你回京。”

  怔愣住,惊异莫名地看向他,目光交汇间看见他扯了嘴角淡笑了道:“来京本就是想向你求证那件事,若不见你一面怕会长久滞留心中难解。实难预料刚好碰上你生孩子,诚如你刚所言,此地环境对孩子不利也于你身子不宜,不如即刻回京吧。”

  我依旧犹疑地看着他,不太相信会如此简单就放行:“是不是……京中有事?”

  朱棣失笑着低了眸,“阿兰,你始终不信我。”

  此话出来我不知该如何回应,事实上确实不信他来京的目的纯粹只是为了求证我是不是张月,而他是不是陆锋。但在这之后,他言行一致。

  马和牵来了一辆马车,并向朱棣汇报说交代的都安排好了。不知那话中何意,却在我抱着孩子踏上马车时看见里面铺了柔软的毯子,还特地安置了一个婴篮。那婴篮里也垫了厚厚的褥子,并且在篮筐周围都包了一圈,还系了铃铛在上。

  我坐进马车后就将孩子放进婴篮中,大小刚刚好,抬起眸来时不由怔住。朱棣竟没有随进马车,而是坐在了驾车位置,我朝车窗外看去,发现他带来的人都先后骑上了马,包括马和也没有候在马车边。这是要让朱棣来亲自来驾马车?

  缰绳拉拽,马车缓缓启动。

  目光凝着那幕帘外依稀的轮廓渐渐偏离了思绪,遥远的记忆深处曾有过这样相似的一幕。当时我不知他是朱棣,只当是一个被自己按上了陆锋名字缅怀过往的人,他将我强行带离银杏村,也是一人在外驾着马车一人在内坐着。我或赌气,或恼怒,起初没有与他说话,就这么一直隔着帘子如同两个世界。

  回往忆今,时间消逝的无知觉,竟好似已经有三年多了吧。

  马车行驶得尽量平稳,月儿在婴篮里晃晃悠悠地睡着了,他懵懂不知自己的出生经历了一番周折,也不知他的娘啊生下他有多辛苦。不至于颠沛流离,也心力交瘁。

  当马车停下时我能确定并未入城,耳朵竖起了听外边动静,忽然意识到那原本随在身后的马蹄声不见了。掀起车窗的帘子探头而看,果然马车后空空如也不见了马和那些人,而且马车被驾到了山坡之上。

  我再是没法镇定,惊疑而问仍然在前的身影:“你要做什么?”

  朱棣回转过身来顿了一顿,伸手掀起帘子幽沉的目光扫过婴篮中的孩子,再落于我的脸上:“他已经将搜找范围扩散到京城周边十里之内,据说是发了雷霆大怒。一场叔侄,曾经还比肩作战一致对敌北元,生死与共,今日却要势成水火,为叔的总该见这侄儿一面吧。”

  我惊瞪着他,“你疯了!”

  这种时候他怎还能与阿平见面?哪怕他在沙场能勇猛无敌,可这是在京城范围,而不是北平啊。阿平会因为我而毫不犹豫地痛下杀心的,不管这个人是谁!

  可朱棣凝眸我半响,蓦然笑了:“阿兰,终于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对我的关切。很欣慰你没有因为时局对立而改变对我的态度,也可能你是唯一不会变的那个人吧。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你,阿煦至今也没回北平,如果等下我没机会……”

  他的语声嘎然而止,因为马车后方响起了马蹄声。

  此时我是惊怔在座位上的,不是为那越渐趋近的马蹄声响,而是朱棣说朱高煦至今也没回到北平!这怎么可能?难道当时他腰间的刀伤……致命?!

  不,不可能的,历史上的朱高煦没有那么短命,他还会第一个带领北军攻入京城。可他若没有出事为什么会没有回北平?突然一声沉唤抵入耳膜打断我思绪:“王叔,别来无恙。”

  心神一震,是阿平!

  我出自本能地想要去揭起车窗幕帘探头,却在下一瞬察觉马车微微偏转过身,将没有窗的那一面对向了后方,同时听见朱棣说:“我让人传信于你独自前来,你却带了这许多人,就不怕她受难吗?”

  “你敢!”阿平怒斥,随即马蹄逼近。

  但被朱棣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给拦住了:“你不妨可以试试。”

  我坐在马车内都能感应到场上紧张的氛围,垂在身侧的手不禁握成了拳。即使明知道朱棣不可能当真动我,但在这时候我犹然不敢有一丝妄动。

  因为我或许可以赌一把,可睡在婴篮里的孩子不能赌!

  阿平的语声变得越发幽沉:“你到底想怎样?”

  相比之下朱棣要显得更从容一些,即便是在此时极其不利于他的情形下,他说:“本王不过是想找你叙叙旧罢了,你若心诚就独自跟本王上山顶一叙吧。”

  心尖处抽紧,马和那群人不会是已经埋伏在山顶了吧,就等着阿平受挟上山欲图一举擒之。我再不能保持沉默,扬高声喊:“阿平,不可以。”

  然,我出声之后空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意识到不对,刚才我若不作声阿平定然还心存犹疑我是否在马车内,也会猜忌朱棣的行为,此时听见了我声音他嫣还能保持冷静?

  果不其然,下一瞬就听见他沉声而应:“好,朕跟你上山。”

  周旁此起彼落的阻止声都被他扼断:“你们无需多言,都留在此处等朕,但若朕有事便传朕口谕传位于嫡长子朱文奎,由方太傅监国辅佐。”

  “公子!”是燕七在痛喊。

  但见朱棣已然驾了马车调转方向朝山顶而去,而马车后的马蹄声变成了单一,阿平当真独自应约了!我躬身上前钻出幕帘拽住朱棣的胳膊,“你……”

  话卡在喉间,因为朱棣回眸过来的眼神竟是我从未见过的凌厉,眸光锁定我:“你进去!”我没动,抓住他胳膊的手上力道收紧,听见他一字一顿对我道:“放心,我不会动他。”

  语声很低,只在我能听到,我不知道到了这种时候能否信他,紧盯着他的眼手上依旧没松。却听身后忽然传来哇哇大哭,心头顿了顿,忍不住回转过眸,耳边是朱棣的声音:“进去吧,月儿醒了。”我终究还是退回了马车内,将孩子抱起在怀中轻哄,但不知是饿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哄了许久也依旧哭个不停。

  马车却在这时突然停了下来,我惊惶地去掀开车窗帘往外寻看,竟果真已经到了山顶。但看四下空空荡荡,静寂无边,不像是有埋伏。可如果没有人,那么马和等人去了哪里?难道真的被朱棣先遣离了,而他孤身涉险来与阿平约谈于山顶?为什么我觉得这很牵强,甚至有着明显的矛盾点。

  朱棣从不是个冲动的人,甚至深谋远虑、步步为营,怎么可能做出如此冲动的决定?
春风十里有娇兰最新章节http://www.wantxt.com/book/8665/index.html,欢迎收藏
手机看春风十里有娇兰http://m.wantxt.com/book/8665/春风十里有娇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春风十里有娇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宁王妃:庶女策繁华法家高徒我的美女总裁夫人黑金总裁,豪门新婚告急星际麒麟次元末世之完美融合废土上的神千寻仙途驭魂使神秘老公,晚上见!
手机小说网 | 只分享免费手机小说 | 手机小说免费下载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