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镜司|第八百九十一章 救兵?还是天敌?

推荐阅读:超级兵王祖传中医龙凤决:桃色医仙最强狂少最强小叔和老师同居:风流学生极品桃花运飞天神帝大明望族徒儿萌萌哒:师尊,倒追妻
  “怎么样?是不是突然间有了一种结局圆满了的感觉。要是换成其他的故事这样都可以大结局了呢!”古沉看着一段段的撼山破残尸,一边摩挲着下巴一边吐槽。

  “有哪个故事会在这个时候结尾啊!幸好你没有去写小说,否则可能都活不过三集。”金三将长枪在空中舞了个枪花后收起。

  “唉?为什么?”

  “因为读者的刀片会是你看到的最后风景。”

  古沉撇了撇嘴双手抱胸结束调侃转身望向天空,血海仍在,朝阳洒下的光芒透过来就像是给血色镶嵌了一层金边。地面上五色军、铁国重骑、大国科技部队在对尸山血海的弟子不停围剿着。而另一边天音坊的弟子们也在用自己所有的力道弹奏着大悲咒,眼看这天空中血云一点点减少,虽然微乎其微但却仍旧是个念想,仍旧值得努力。

  一切看起来好像都在往众人想要的方向发展,颇有一点尘埃落定的感觉。

  “呃,我们是不是该适可而止了。”

  这个声音听上去有些不合时宜,但当李子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众人却都没有反驳什么。

  李子雒这个时候走上前用还红肿着的手臂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欣慰的道:“你能够在得势之时想到这一点,为兄甚慰啊!”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李子雒这么夸奖,李子修不自觉的有点飘飘然,只是转口又道:“不过你却没有看清如今的局势,这点让人失望。”

  李子修嘴角一抽,认命道:“什么局势?”

  李子雒转身指着那些天音坊的弟子,“以他们如今超渡冤魂的速度,你觉得需要多久才能够将血云消灭?”

  李子修眨眨眼,“至少,得有个几天吧!”

  李子雒点头道:“对,至少要几天的时间,而作为血神却完全属于进退自如的境地。他可以将所有血云收起然后用阿鼻剑在天音坊的弟子群中杀进杀出一番,然后再开打。所以其实这局势对于血神来说并不算什么。”

  “那他刚刚干吗那么着急?”金三在一边闻言问道。

  “那不是着急,只是因为天音坊的弟子动了他的东西,他在惩罚而已。”李子雒顿了一下脸色凝重道:“而且撼山破的死也有血神放任的关系在,否则他若是真心想保人,怕是你们没那么容易得手。”

  小鱼等人也没有反驳,李子修闻言却又道:“所以我们说该适可而止啊,现在我们仇也算报了,若是再对尸山血海得寸进尺,很容易激怒山主的,要知道山主要是发起狂来,可不是血神之流可比。”

  李子雒叹道:“你能够及时想到山主算是难得,只可惜,现在的局势已经发展到不受控制了。”

  李子修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金三抿了抿嘴角转头望向小鱼,“你给翻译一下呗,我听不太懂他的语言。”

  小鱼没好气的白了这货一眼,“两个天道高手的决战所能产生的波动可不仅仅是局限在尸山血海范围之内。六大派的格局一旦破坏,这其中牵扯的就太多了。事实上,从白之妖与血神对战之初,你若是仔细的观察一下的话,就会发现在太阳的方向上停留着几个黑点。”

  金三愣了一下,转头向朝阳瞧了瞧,发现阳光太刺眼他什么都看不清,可是低下头却能够看到阳光投射下来的光芒中多出了六个黑点。

  “这是?”

  “他们也许早就到了,只是朝阳并未升起所以难得发现,如今阳光投射却是将他们暴露了,当然,他们也没有想过隐藏。若我想的没有错,他们应该就是其余各大势力的掌舵人,也即是其它的天道高手!”小鱼再次朝太阳的方向瞄了一眼。“战争打到现在这个份上,就算之前他们只是来看热闹的,那现在也不是了。”

  “他们想要吞了尸山血海?”李子修惊叫一声,直觉自己找到真相了。

  “不然呢?尸山血海如今被打成了这个样子,无论是从门派还是个人考虑,谁会在意少一个强者或者说敌人呢?别忘了,因为山主的关系,尸山血海跟各个大派的关系可都不怎么好!”古沉在一边翻了个白眼。

  “可他们不怕山主吗?”

  小鱼与古沉对视一眼,再次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太阳的方向,“山主很强,几乎碾压任何的一个天道高手,但是他们在一起呆了这么长时间,你说会不会打算合力尝试一下这原本不可攀登的高峰呢?”

  金绝的脸皮抽了抽,好笑道:“果然人多壮胆啊!”

  “不光是人多壮胆,而是已经采取了行动。”李子雒开口瞄了眼纵横来去的铁国重骑,“我的官位虽然在稳步上升,但还没有权利调集铁国重骑,若是没有铁血皇帝的首肯,他们是不会出来的。但跟尸山血海作战这显然超出了国家纷争的范围,若是没有背后书山和玉虚宫的首肯,也不可能成事!”说着不由呵呵笑道:“说起来若是这次的战斗败了,这个黑锅还要为兄来背呢!”

  李子修嘴巴微张却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才道:“所以你是算准了书山和玉虚宫的态度,所以才下命令调集军队的?”

  李子雒扫了他一眼,“雪嫣然的参战就意味着玉虚宫不会放着不管,就算不参与也会观战。至于书山,只要我提出调集军队,以书山那遍布整个朝野的眼线就不可能不知道。关键就在于,我们这场战斗是赢是输。输了黑锅自然不小,赢了你哥哥我未来就平步青云至少会有一个宰相做。”

  李子修咽了口唾沫,“这种被利用的感觉真不好啊!”

  李子雒哼道:“没人会感觉好,所以我在最后才发信号让铁国重骑出场,就是要让这份人情变得微不足道起来。就算他们能够占据好处,你们也不欠他们人情。这样在最后他们无法怪责我,你们分赃的时候又不用给他们什么面子。”

  “倒是难为你了,在战斗的时候还能想到这么多。”古沉翻了个白眼,最烦这种勾心斗角的事,实在是小时候做的太多了。

  李子雒无视他的态度,笑道:“有时候真是羡慕你们,在官场混总是需要多想想的。”

  虽然面带微笑但言语中隐隐的无奈却也让众人跟着沉默不已,李子修心中有些为兄长可怜,表面山看李子雒比自己要风光不少,但他却觉得兄长活的没有自己快乐。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若是继续相逼下去,那山主会不会将怒气发泄在我们身上?毕竟山主应该也不会真的跟那么多的天道高手对抗吧!这么一说尸山血海的衰落已经成为定局了!”

  李子雒顿了一下道:“按照逻辑分析,山主应该不至于会跟那么多的天道高手对抗,但也不至于将怒火发泄到我们的身上。但我们之后也不宜于再做什么了,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等什么?”

  “等血神跟那条龙分出胜负!”

  古沉等人闻言齐齐看了李子雒一眼,他们都不傻,虽然平时不愿意想,但不意味着想不明白,血神之所以不再针对天音坊的众多弟子,是因为他要立威!

  尸山血海从泼猴与恶龙降临的时候开始就败局已定,所能够争取的是在战败之后能够保留多少资本再次崛起。所以现在血神必须战胜恶龙这个天道级别的高手,告诉其余的天道强者,老子也是不好欺负的,你们不要得寸进尺!

  只是……从理智上来分析,如今古沉等人无论是从实力还是局势来说都不宜再动手了,可是这恶龙是泼猴找来的,是为了给孟晓报仇来的。结果他们现在报完仇了就将人家搁这单独对抗血神!这不符合众人的性格,心里有愧、念头不通达,以后特么吃饭不香、拉屎不畅啊!

  所以,雪嫣然在弄死了撼山破之后并没有停留多少时间,就再一次冲天而起朝着天上仍旧鏖战的恶龙与血神冲了过去。

  同样的,白之妖也没闲着,牵魂丝一圈圈的向着血神套了过去,这大概是如今阿鼻剑唯一斩不断的东西了。

  此时唯一退下来的就只有泼猴了,不过众人也明白,以它的实力偷袭也许还行,但要说真的对抗血神完全不够格,之前那些阴魂厉鬼就能缠住他半晌。

  古沉上去摸了摸泼猴的脑袋,嗯,比摸狗头要舒服一些,“你这货到底是从哪找来的这么一个大高手?”

  泼猴一脸嫌弃的躲了开去,看了看地上撼山破的碎尸,很是不爽的往地上一坐生起了闷气。好吧,你们合伙报仇却把我扔到了一边!人家连一棒子都没有打到呢!

  古沉好笑的摇了摇头,抬头继续观战,此时的血神有点骑虎难下了,严格说来这条恶龙跟他属于同一个兴致,都是那种攻击一般但很难杀死的类型。不过阿鼻剑在这方面弥补了血神的不足,所以从单纯的实力来说,此时围攻他的这两女一龙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说这些都没有用,丫的,杀不死这怎么玩?

  “杀不死?这怎么玩?”

  显然血神心中的疑问也是在高空之中观战的众多天道高手们的疑惑。一打眼望去,这些人中有老儒生、有道士、有狮子、有鸟人,还有一身神袍打算重新再出发的神棍,嗯,唯一一个看上去的颜值担当竟然是一个甩着毛茸茸狼尾的美丽女子!

  若是古沉等人在此一定会惊叹,哇,原来狼王是一个女人呢!只是谁又规定现在这个世上女人不能当狼王、不能成为天道高手呢?你看看白之妖不就是一个例子吗?

  不过之所以这个狼王最养眼不是因为她的性别,而是因为她是目前这些天道高手中看起来最镇定的,也是最正常的。

  从左往右瞧,狮王因为见死不救和有意拖延的问题被佛主废去了左眼,易灵宣也因为同样的理由断了两根手指,然后是侥幸逃跑的教皇,这货现在极为低调,连神袍穿在身上都有一种四十快一天租的感觉。

  然后就是凡圣和司无殇了,凡圣现在有那么一点纠结,如果可能的话,他也是不想跟山主打架的,只是利益摆在这里,只要这次能够让山主退让,那书山的人进驻白丝国朝廷就成为可能,关于这点他还是有些信心的,毕竟书山的治国能人还是很多,白之妖也不会反对什么。其实书山的地位有些相当于著名大学或者军校,所有学子都可以说自己是书山的弟子,但是他们又都为各自的国家效力。

  司无殇的表情就有点微妙了,他前脚刚刚将雪嫣然放弃并做主将其撵出了玉虚宫,可人家一听着孟晓成为了魔族并计划回来,这马上就将新生的灵魂干掉还彻底崩了神器代天锁!这……司无殇脸上就是个大写的囧字,颇有一种孩子养大跟自己闹翻后当了毁灭世界大boss的既视感。

  狼王偷眼瞄了一下其他人,心中止不住的暗笑,这次真是来对了,能够看到这帮家伙如此精彩的表情就算最后没有成功,也值了!

  “世上没有完全无解的手段,这个新出现的天道高手明显就是灵兽成道,所以他的一切都是凭借本能在修炼,至少如今还没有体现出什么功法的特点。就像血神一样,我们都知道只要将血海消除就能够打败血神,但没谁会费力不讨好的去干那种蠢事。这条恶龙一定也有弱点,只是我们没有发现。”

  狮王满脸嫌弃的瞥了狼王一眼,“这还用你说,只是弱点究竟是什么,目前看来连阿鼻剑都伤不了他,说明斩击类的攻击已经无用了,那是不是可以用其余性质的攻击呢?”

  “相信血神会为我们试探出来的。”易灵宣脸色冷峻的说道。

  就像他们说的,血神在发现无往不利的阿鼻剑失效之后,果断的转换了攻击方式,血浪翻涌间一蓬血光从天而降将所有分裂的恶龙笼罩了起来,同时这边还用阿鼻剑跟雪嫣然和白之妖缠斗着。

  血光有着消融腐蚀一切的能力,普一照射上恶龙的时候就听其怪叫一声向着中间聚合起来,嗷!一声声龙吟之中原本那硕大的恶龙再一次出现。

  血神心中一喜以为这攻击有用,但谁知道这恶龙陡然一个翻身,身体竟然开始闪耀起七彩的华光来,眨眼之间恶龙变成了闪耀这晶体光芒的七彩龙!

  这七彩龙龙躯一抖,七色彩虹绽放而出顶着血光直接反推进了血云之中,轰隆隆一阵闷响却是让血云都跟着翻腾不已,甚至于有好大一片血云跟着散去了,就像是被下方大悲咒给超渡了似的。

  血神脸皮狠狠的抽了抽,你特么不是猴子请来的救兵,是上天派下来玩我的吧?怎么我使用什么手段都能够让你克制呢?

  血神这边疯狂吐槽,而七彩龙那边却已经开始一道道光柱射下来了,这光柱的威力说不上多强,其光彩似乎也没有什么特殊能力,但冲击力和那股灼热却与激光相同。

  血神边躲边有些诧异的望着七彩龙,这光芒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啊,凭什么能够将他的血云都蒸发掉呢?

  血神不解却是继续试探了下去,随着阿鼻剑猛挥,血云中炸开一道道血点,这些血点继续分化成血雾向着七彩龙飘去。这一次他不求血雾能够将七彩龙的身体腐蚀,只求破坏它的呼吸系统,从内部对七彩龙造成伤害。

  然后,七彩龙又是一个翻滚,整个鳞片突然间布满了土石,龙躯在嗷嗷叫中纷纷石化,眨眼间就变成了一条说的岩龙!

  血神双眼微眯,却是冷哼一声,“想不到你还有这种变化的本事,只可惜,腐蚀些土石对我的血雾来说算不得什么。”

  嗤啦啦!就像是血神说的那样,土石身躯对于血雾的抵抗力有些弱,这点也深被恶龙赞同,于是恶龙很无赖的又打了个滚,却见土石外层渐渐发生变化,变得越发晶莹剔透、棱角分明,在朝阳之下甚至反射出了难以置信的光泽。土石岩龙这一刻变成了钻石龙!

  “啊!”血神有些抓狂的吼叫出声,见过老赖没见过这么赖的!这么百变你咋不上天呢?呃,人家现在就在天上。

  “呀呵!你这帮手甚是牛13啊,这千变万化的本事是打了什么挂啊!”古沉在下面搂着泼猴的脑袋就是一阵乱晃。

  泼猴捋了捋自己的发型很是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只是望向钻石龙的样子却有些担心。所有人中就只有它知道这恶龙的底细。其实它对付血神绝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的轻松。

  血神很聪明,虽然被这两女一龙围攻的有些火气,但最基本的理智还是能够保持,且心中根据之前的攻击也有些想法了。

  一剑狠劈暂时避开了雪嫣然和白之妖,接着阿鼻剑突然间射出万道血光攒射进血云之中。这一招在外人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众多天道高手却是看懂了!

  万道血光闪过,血云在瞬间掀起了涛涛大浪,翻涌中雷声隐隐、神哭鬼嚎,一个巨大的凸起突然间从血云之中浮现,紧接着这凸起如同破壳的巨兽般砰的一声脱离血云,在万众期盼下露出了他的真身。

  那是,一片云!

  一片白花花好似软绵可口棉花糖的云!

  这片云很大,与其说它是从血云之中脱离出来的,倒不如说它是跟血云一分为二了。而失去了这朵大云的血云也在瞬间又消弭了一块,那速度可比下面演奏大悲咒的乐团有效率多了。

  这回连白之妖和雪嫣然也有些懵了,这白云……灵兽果然是一种颠覆三观的生物啊!

  如果看到这一幕还想不明白问题的所在,那两人也就没有资格跟血神打这么长的时间了。

  血神双眼微眯收起之前的愤怒有些感叹道:“之前我就在想,那么大一条巨龙,光是成就天道时的天象就无法隐藏了,这么多年究竟猫在哪里才能不被发现呢?也许会有一种特殊的方法,但我还是不想相信。之后我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在阿鼻剑砍不死恶龙的时候才产生的。要知道阿鼻剑是一切生命的克星,除非你不是生命,是魂宝!”

  钻石龙震开血雾之中一头钻进了白云之中,若隐若现间显得神秘异常,这个场景简直太熟悉了,雪嫣然瞬间就知道了这头恶龙的来历,可不就是当初把她和孟晓都吓怂了的那只深谷巨龙吗!

  血神了然的点头道:“正因为这条恶龙其实只是魂宝,所以才能有那么多的变化,也才能抵住阿鼻剑而不死亡。而你真正的本体,是这片云!”

  地上无数小伙伴们惊讶的合不拢嘴,纷纷转头望向泼猴,而泼猴只能挠了挠头默认了。事实上泼猴与恶龙是最先踏上为孟晓报仇道路的,但偏偏却是最后到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天道灵兽的本体其实就是一片云。表面看起来像是飞的,但其实是用飘的!嗯,还要感谢风向给脸,否则更慢。

  “你是怎么看穿人家的?”

  天地间响起了一个清脆的童音,初闻此声倒是并没有让众人感到惊讶,因为灵兽的寿命超长,也许这片云已经有几百岁的年纪,但是整体算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

  血神好笑道:“因为你的光线虽强但其实并没有消除血云的能力,而我的血云偏偏消失了,那就说明有另一股力量在慢慢的消耗血云。但我没法感知出究竟谁在暗中使诈,所以用阿鼻剑清除血云中的隐患,这才将你逼了出来。”

  白云轻轻翻滚了一下,恶龙在其中深处一个尾巴,就听那童音又道:“原来如此,早知道就不吃你这云彩了,一点都不好吃!”

  吃?血神一时间有些懵逼,他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一个疑问再次出现,你确定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真不是上天派下来踩他的?你能吃血云?
玄镜司最新章节http://www.wantxt.com/book/14897/index.html,欢迎收藏
手机看玄镜司http://m.wantxt.com/book/14897/玄镜司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玄镜司》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宁王妃:庶女策繁华法家高徒我的美女总裁夫人黑金总裁,豪门新婚告急星际麒麟次元末世之完美融合废土上的神千寻仙途驭魂使神秘老公,晚上见!
手机小说网 | 只分享免费手机小说 | 手机小说免费下载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