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神雕游侠(神雕风流)/完本、风流少年夜夜做/完本、极品丝袜小说集合/完本、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完本、流氓老师/完本、盛世天骄我的美女后宫/完本、覆雨邪情(行云录 覆雨记)/完本、阴阳同修神雕之颠鸾倒凤(全文)/完本
请记住【手机小说网】www.wantxt.com,为您提供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最新章节和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手机电子书txt下载!

  清晨。

  意识逐渐转醒,脑袋像被人敲了记闷棍似的疼。

  眼前焦距慢慢集中,最终看见了天花板,以及客房的标准摆设。这一发现立马让我清醒了不少。忙扶着沉甸甸的脑袋半坐起身……随着我的动作,被子滑落,我低头一看,竟是裸着身子的?!

  难道……昨天……

  再一看旁边,子衿却穿着厚实的睡衣背对我睡着。

  一个赤身**,一个穿戴整齐,昨晚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努力回忆着,却发现记忆中一片空白。我敲着脑袋,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希望有,这样子衿没准就跟我和好了;可如果有的话,一点都想不起来岂不是浪费了那一夜**的良辰美景?

  我正心情复杂,扶着头做蹉跎状。再一凝神,发现子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正对着我,一双庸懒的眸,灼灼地看着我。

  这令我下意识忙捂好自己的上半身,脸羞得估计跟个熟透番茄差不多了。谁知我这个举动激怒了子衿,她坐起来责问道:“有什么好遮的!昨天你一进我屋子就吐了,还是我帮你脱的衣服。”

  其实她该说,你什么我没见过。这才像个交往了快四年情人间的话。这说明在这件事上,我俩都不算是太放得开,因为太久没做过了。我不禁想起那次在三亚浴室的未完成交欢,简直就是悲剧收场。饮恨至今啊。

  也许是对她怀有负罪心理,毕竟昨天才惹得她那么生气。所以经她这么一说,我还以为她不想让我遮,手就下意识的松开了。只感觉身前一凉,那柔软的被子已滑到了大腿根部……

  我明显感觉子衿有一瞬间没了呼吸,甚至是倒吸了口气,半垂的长睫内升起雾气,呼吸急促起来。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羞赧地低下头,脑海中一直在问:这算是色诱成功了么?是吧?

  “子……”衿字还没出口,胸前的气息就被掠夺。温暖的触感倏地滑过我的耳际,一点一点掠夺至耳后,脖颈。唇畔的碰撞温暖而柔软,又有一些瘙痒。这甜蜜的掠夺让我即享受又难忍,心如擂鼓,跳得跟刚进洞房的小媳妇似的。

  这不是应该我主动么?我不免哀伤的想。

  柔软的舌尖终于裹进我的唇里,我微诧,有些艰难地吐息,断断续续道:“我、我去刷牙……”

  只是子衿的情动和热切暴风骤雨般来得急切,细吻如雨点般洒落在我的全身上下。在她密切的攻势下,我有一种被侵占的自觉,放在身体两侧的手臂环上她的细腰,却碍于衣物的阻隔,最后索性把她的衣服也尽数扯了下来。

  子衿微眯着眼,看我的眼神炙热而情深。我曾不止一次幻想过她这个眼神,竟然是在床上才可以?我简直想仰天长啸了!

  作为被压的一方,我的生疏是显而易见的。子衿把我放平在床上,人糅将下来,与我缠裹在一起。丝滑般柔细的肌肤让我仿佛置身于梦境中,整个人都热起来。

  她抬眸看向我,一个绝艳的清浅笑意,令我霎时失魂。蓦地,人却滑下,挤进我两腿间,柔软而热烫着的身子紧紧熨帖着我的小腹。小腹在这般刺激下一阵剧烈的抽搐,骚乱的气息徒然而升,不自禁扭了□子。这个动作更点燃了子衿的热!她嗯哼了一声,俯身,启口,准确地含了上去,舌尖轻裹……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全身由某一点过电似的尖啸而过,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

  “别……”我模糊了视线,视线里的她如一团雪。在她的唇下,我在攀登上极致快感的同时,又徒然落下。正觉得整个灵魂空空荡荡之际,子衿柔声轻唤了我一声,我勉强抬起眸,看见一双媚眼如丝,惊艳绝伦的眼。然后,没有太多犹疑的,她闯入了我的身体!同一时间,我的身体由于突如其来的被侵犯而绷紧。

  子衿停止动作,腾出一只手覆上我胸前的柔软……在我放松警惕后,又彻底侵占了我。

  这场情事让我领教了子衿灼热的无休无止的情潮。最后以我的腰快断成两截为由求她放过我,她才不太甘愿的离开我的身体。

  我咬着被单,泪已涟涟,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被压……

  “啊——”浴室里一个女人凄厉的叫声。

  不一会儿浴室门被打开,子衿急匆匆进来,问我:“怎么了你?”

  “你看!”我指着身上红红紫紫不计其数的印痕指责她道:“我没法见人了啦!!!”

  子衿柔声说:“你就乖乖在家,哪也别去就好了啊。”

  我怒目相视:“子衿你太残暴了!”我盯着窗口那轮斜阳。腰肢短痛,双腿乏力,现在又是这样一般景象。你是多久没吃肉了啊,我欲哭无泪。

  对方不仅没有自责之心,反而玩味一笑:“太久没和你在一起,所以,有点……”她想了想措辞:“不受控制。”

  “再说……”她走到我身前从后面抱住我,下巴抵在我肩膀上,吐气如兰道:“我觉得你好像发育了。”

  我怔愣着,不自禁低头看胸:“没、没有吧……”多大了还发育?

  “变得有女人味了。”说完用鼻尖蹭了蹭我的耳廓,身体深处的电流又窜了上来。

  我想装作有气势点的,却在她的挑逗下浑身酥软了,弱声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原来没女人味?”

  “原来更像个小女孩。”说罢又顺着我的耳廓一路吻下去……整整一个白天的缱绻缠绵此时又被轻易点燃,子衿的灼热与急切因了与我的偎贴而变得愈加明晰。

  天啊,要不要这么欲求不满啊!

  正在这时,保姆在外面叫:“小姐,小姐……”

  吮裹着我唇舌的她像是没听见似的,手已揉捏到了我胸前……我涨红了脸,推推她,气息不稳道:“找你的。”

  子衿这才意乱情迷地抬起眼,一双迷离的水眸充满着桃色的情愫,牢牢盯了我一眼便不舍地直起身。

  我把衣扣系好,随子衿出了浴室。

  打开门,正看见保姆阿姨手足无措脸上还泛着红,喏喏道:“小姐,昨天夜里煲的汤,被我搞混了,你们喝的那个……是我给儿子煲的。”

  她儿子那汤被她放了阳起石和山茅,是她盼孙子心切暗中煲的催情汤……

  门被关上,我笑得直打滚,肚子疼得不行!

  子衿瞪了我一眼,在床上抱住我:“还记不记得我们的第一次?”

  我停了笑。唔,那可真是不堪回首。好巧不巧的,也是喝了含有催情药物的怪东西。

  “那是我的第一次,当然记得。”同样的,也是被子衿毫不留情地攻下。醒来的时候惧怕极了。

  我眯起眼,回忆道:“我更记得早上我看见被单上的血,害怕得不行。你对我说过什么。”

  “我说……”她深情地凝视着我,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唇上:“我会对你负责,一辈子。”这个凝视太过浓情,让我心悸得软了、化了,把头深埋在她怀里。感受着她怀里的温暖和芬芳,我不禁感慨道:“子衿,我总觉得现在像做梦哎。”不管这个家是不是危机重重牢不可破的,只感觉此时此刻,彼此的爱意是这么的黏稠如蜜。

  “那就把这个梦做下去。永远不要醒来。”子衿轻喟道。

  她这么说反而让我有些心惊肉跳,道:“可是是梦就要醒的,发现是黄粱一梦怎么办?”

  “我会让你每一天都像是活在梦中。只要你相信我。”她在我额上印了个吻,道:“对了,我们来谈正事。”

  要谈她外公和迅达的事了?我正欲坐起身,却被她危险地睨了一眼,把我的腰直接糅进她怀里,与她贴了个满怀,才满意似的说:“你以后不要出去工作了。”

  哎?

  脑海里出现五个闪亮亮的大字:大女子主义!

  “爸妈也是这个意思。他们也担心你的身体应付不了现在的工作强度。”

  爸妈?我脑中片刻当机,然后才运作得出结论,她口中的“爸妈”就是我家那两个……哎呦,我幸福得快死掉了!

  于是我故意为难地说:“不行。占奋待我一直不错,我答应他要做完手头上这个ITEM。”

  果然,子衿听见占奋之后脸色立即沉了下来,连眸中的柔光也倏然暗淡:“那个人,是不是在追求Rose?”

  怎么,你不高兴她追秦玫?我本来想这么问她,身体不自然地僵直。但是,我想到她在停电的时候抓紧我的手,还有自己想通的那些道理,就又强按下心中的不快,选择相信她。

  深吸了一口气,我说:“或许吧。”然后偷看她的脸色。

  “他统共交往过六任女友,都是因为忍受不了他的不专一而导致分手。”

  “不是吧,你去调查他?”

  “当然,你在他身边,又看得出来他对你有好感,我当然要调查清楚,知己知彼。”子衿不以为然道。

  我那僵直的身体又软了下来,虚弱无力地问:“于是你得出结论秦玫不会接受他?”既然是个花花公子,连我都不接受,秦玫当然更不会。她是这个意思吧?

  她没有回答我,而是径直说下去:“而且他还是个爱吃回头草的男人,当新欢没了吸引力,他又会忆起旧爱的好。何况还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没有得到的旧爱。” 幽黑的眸色显得淡远难测。让人看不透她此时的心思。

  “你的意思是……”待我要问下去,谁知下一刻,一个低语如喃的声线已飘荡在我耳际:“不要去他那里工作,就在我身边……”还没等我有所反应,睡衣带子已经被她一下子挑开……

  “好啦子衿,够了。”

  “我不够。”

  天,她在耍赖么?!

  趁我怔愣的片刻,她已经把我的衣物全部除下,如白瓷般柔细的身体覆了上来,柔如丝绸的黑发随着她的动作轻轻飘拂,风情淡雅舒逸。

  “子衿……”我的手斜插入她的黑发中,绕到她的后颈,把她缓缓拉进我的怀里,吮她耳下嫩肤,听着她动人的轻吟,灵魂似乎欢愉地出了窍。

  在我心里,你终于只属于我一个人。我对她说,用心说。

  我想我和子衿的这场旷日持久的床事和催情汤没有关系,而是彼此卸了负担,情到浓时的自然反应。太多的隐忍不发换来今日的狂潮汹涌。所有思念、渴望、痛苦、狂热和眷恋一瞬间似乎都有了宣泄的渠道,怎能不一次喷迸弃治疗?

  秦玫点头。

  至此,我血往上涌,终于控制不住泪意,泪水打湿了我的脸颊,凉凉的:“她放弃了,她爸妈不会放弃的。”就算有万分之一希望,也不可能放弃治疗的!

  秦玫摇头道:“我没能接触她的父母,据说他们已经回了北京。”

  “我要去找他们,我要问个明白。”我坚定地说。

  秦玫理智地说:“这件事,你打算告诉子衿么?”

  “我还没想过。”我实话实说道。

  秦玫可能并不知道我对范晨的愧疚之情。要不是我,范晨不会出事,更不会死。我是亲眼看见范晨躺在血泊中,那么年轻的生命……我痛苦地埋着头,心中如针扎般刺痛。一种巨大的悲恸顶着我的喉咙。心里不断在问,怎么会?怎么会呢?明明已经好了,怎么会突然放弃治疗?我不信,我不信她亲生父母会放弃自己孩子的生存机会,我不信!

  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范晨出事的那段时间,正是我对子衿心如死灰的时候。.103v.子衿代替我把郑部长的证据交给梁歆怡而被人跟踪,我担心她的安危尾随而至,竟正好碰到孟倾凡与她说订婚的事,于是失魂落魄而没有接范晨的电话,整整四通电话,我都没有接到。可想而知当时她是多么担心我的安危,以至于以为我出了危险,急匆匆上来寻我这才不幸遭遇车祸。

  每当回忆起那些画面,我的心就似沉在汪洋海底,永不得脱身的负罪感压迫着我。尤其是我赶到时,满地飞溅的乱红几乎刺痛我的眼,年轻的生命在我面前瞬间凋谢,那种感觉和心情简直难以言说的悲壮和残酷。

  子衿她们照顾我当时的身体情况,就出钱把范晨接到国外治疗,也源源不断会得到她还安好的正面信息,最后更有她母亲主动来访,告知自己的女儿已脱离险境,我的负罪感才慢慢消除。如今得到她最终凄惨的下场,我的良心岂能安生?

  事实上,她的死与我无关。但在道义上,凭良心说,如果不是我当时六神无主没有接她电话,她就不会为了找我而出车祸。

  我在遭受着良心的鞭挞和巨大的心理负担,我这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我没有办法控制,真的没有。

  和秦玫分开,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头流浪。心中沉沉浮浮,忽而回忆起范晨生前的音容笑貌,发现这孩子从始至终都是受害者,才刚毕业的孩子而已,就要被迫夹裹在商战中,遭受着良心和使命的矛盾折磨;忽而又幻想范晨后来可能遭受的各种非人折磨,心里就跟着痛;一会儿又检讨谴责自己为什么总是犯错误,为什么总是遭遇那些磨难和波折。

  原本我该是多么一个无忧无虑幸福的孩子啊,这几年突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愣是让我一夜长大,夸张点说甚至是一夜白头。

  唉。这就是命运么?

  怀着这种被命运捉弄的心情,我不自觉地来到我姐的酒吧。看见她在客人之间周旋忙碌,看见我时不由叹了口气,等把客人打发了,过来张口便说:“瞧你那小脸儿就知道肯定又是和子衿吵架了。”

  我有点纳闷地问:“难道在你心里,我只有这一件烦心事?”

  她没丝毫犹豫地点头:“当然。.103v.你平时乐观积极,就是一遇到那个人,就像遇到了克星,变得愁眉苦脸蔫头耷脑的。”

  我苦笑。看来子衿确实是我的克星。

  我让她叫了酒,一个人闷头喝起来。既然她以为我是为情烦恼,我也就不必澄清了。反正我黄彤就贴了标签——只为子衿一人烦恼。想想还挺可悲的。

  说起子衿,范晨的事我开始可能迁怒于她。在当时的心境下,产生这种想法可能还有情可原。但自始至终,这件事子衿都不该负什么责任,即使有责任,给范晨付了那些巨额的医药诊疗费,也算是仁至义尽,还清了。而我就不同了,最可怕的是,我不知道这种负罪感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我甚至觉得我不该得到幸福,这也是我想到最直接的惩罚措施。这样心里虽然会觉得好过一点,但对子衿又是何其的不公平……唉,为今之计,还是想办法找到范晨的父母,查清楚他们为什么会放弃治疗。

  范晨母亲给的联系方式经过反复尝试基本作废,那么只好让梁歆怡帮忙查了。毕竟范晨曾经受雇于她,应该会有父母家庭地址之类的档案信息。

  酒吧太吵,我刚想去外面打电话,却一眼见到我姐向我扫过来的闪烁的眼神。这个眼神告诉我她似乎有事瞒我,尤其是看到她一边挡着一个鸭舌帽的人进入一处卡座,一边不断用眼睛偷瞄我这边的状况,非常的可疑。

  而那个鸭舌帽是如此的眼熟……难道是冯柏?

  之前在病房里偷听我姐和子衿的谈话,得知冯柏现在被起诉,属于取保候审期。这时候他出现在我姐的酒吧里,而我姐显然是避免我俩的见面,不禁勾起我的好奇心。

  我故意闷着头喝酒,我姐先是和冯柏隐到了卡座里,不一会儿吩咐手下送去了几瓶啤酒。我的运气不错,这个卡座在酒吧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旁边有个用几根钢管搭成的隔断,阻拦住卡座中人的视线。而我就趁着这个时机,偷偷溜到他们卡座旁的隔断中去。

  本来是出于好奇心想看看就走,谁知却被我看到除了冯柏之外的第二个人——孟倾凡!

  酒吧音乐太吵,我听不太清他们说什么,但是我发现如果集中精力听,还是能听见的。

  “……子衿现在恨死我了,那个老东西真是太过分!”孟倾凡的声音。恨恨地说完,仰脖灌了不少酒。

  冯柏把他的酒瓶抓住,拦着他喝:“老家伙现在拖我当替罪羊我岂不是比你更惨。”原来是两个被翁行远玩弄于股掌的难兄难弟在这里发牢骚。

  “最近过得怎么样?”

  冯柏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知道你今天找我来是因为什么,你尽可以放心,我不会供出她以权谋私的事,她那么聪明我根本斗不过她,。”想必他们说的人是子衿,而以权谋私就是指梁歆怡曾说过的、子衿行职务之便让冯柏公司负责了一个项目的事。

  孟倾凡拍了拍他的肩:“那就好,难为你了。”

  “翁家的人个个是人精,脱身脱得比谁都快,都干净。我们这些经办人只能认倒霉。哥们儿,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心思没那么深,少趟这浑水。你知道翁家依托着老太爷的关系现在风头无二,连郑部长都倒贴过去。”说罢哀声叹气喝了口闷酒。

  孟倾凡低头不语,然后坚定的语气说:“我不想就这样放弃。子衿还需要我,迟早有一天她会知道谁才是真心对她好的人。”

  冯柏冷笑一声:“你还那么天真,还以为老家伙会对她不利?算了吧。如果她肯,XX顷刻间就能毁于一旦。你以为她在XX那十年是白干的么?老家伙对她忌惮得很,简直到了谈她色变的程度。是怕多过于恨。”

  冯柏又说:“现在真正对她不利的是老太爷那边。我听说老太爷发了话,如果子衿还跟女人在一起,就断绝和她的关系。并且封锁她做生意的渠道。”说罢阴测测嘿嘿笑了两声:“翁子衿如果不做生意了,她还有什么用?”

  “她可以做我孟家的媳妇。”两人像达成共识似的哈哈一笑,痛饮起来。

  听了这番对话,我心中更是没了准谱。子衿母亲说老太爷不知道子衿喜欢女人的事,而刚才冯柏说的,老太爷又是知道的。但不管知道不知道,有一点是肯定的,子衿的外公是不会让子衿跟女人在一起的。

  突然有一种,末日苍茫的感觉。

  出走了一夜,晚上回到子衿和我的家,已经是后半夜。手机没有响动,我以为子衿依然在熟睡,谁知进了房间却是空空如也。

  “小姐呢?”我问保姆。

  保姆说出去了。

  我打她手机,没有人接。这时候她能去哪呢?我不禁满心堆满疑问。

  我换了衣服和衣半躺在床上等她回来,不知不觉睡着了。等迷迷糊糊再醒来时,发现天色已经大亮,可子衿完全没有回来的迹象。

  我拨了她秘书KIKI的电话,KIKI才刚起,说总裁没有给她留言,并且昨天直到下班也没有看见总裁。我又拨了迅达总机,这个时间迅达的前台应该会早到公司。回答同样令人失望,子衿没有去过公司。

  不在公司,会在哪里呢?

  突然,灵光一闪,我想到了秦玫!昨天留了纸条说我去找秦玫,也许她去秦玫的酒店寻我也说不定?

  我马上给秦玫打电话,过了好久她才接起。

  “秦姐,子衿找过你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心脏怦怦直跳。

  一向干练有效率的秦玫,却是过了一会儿才答道:“她不在家么?”语气令人觉得刻意。不可否认,在我认同了秦玫和子衿的过去的同时,我对她和子衿的现在也是敏感的。所以,觉出她今天语气的不对,我的心在忽而一沉的同时,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抑制住翻滚的情绪,我尽量让语调平和自然:“保姆说她晚饭的时候走的,到现在也没回来。”

  她没再说话,似乎在斟酌着什么。我知道她要和我说实话了,屏住呼吸耐心等待。

  “……彤,她在你走之后是来找过我。我们谈了一些事情。然后……”她停顿在这里,不是卖关子,而是在做足准备似的,说“她被带走了。”

  被带走了?我在心中默念……才迟钝地反应过来:“被谁带走了?”

  “她外公的人。”秦玫明晰地说。

  “你是说,子衿外公派人把子衿带走了?但是,为什么她现在还没有回来?”

  “你还不明白么?子衿的外公,很可能,把她软禁起来了。”

  我像听到了一个非常莫名其妙的笑话!怎么可能,现在是什么社会,封建社会?一个大活人说软禁就软禁?怎么可能!

  “你怎么确定子衿被软禁了?”

  不要以为子衿被软禁之后,我又要长篇累牍描写营救过程了。错,记住,它不是以往任何一场危机。

  和它相比,半岛湾那诡谲的、一层深似一层的商战风云其实不算什么,就像一个绳索上有几个节点,你只要解开一节,就可顺藤摸瓜,抓住关键。可它不,它就是光秃秃一条粗绳子。直白,简洁,但,无从下手。

  子衿确实被她外公软禁了。奈何她再如何聪明,如何神机妙算,也抗争不了外公的铁血政策——关禁闭。这个最原始专权的方式,蛮横霸道地把所有可能因素一刀斩断!

  怪不得从古至今,统治者都会把不服从管教的人关进深牢大狱。因为这些人太聪明,总能做出令统治者胆寒的事情。关起来最省事,不用费尽心思,一了百了。而子衿对于子衿的外公,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子衿十九岁那年,她的外公知道了自己女儿不忠的事实。他去找许翰庭问话。问话的结果是,许瀚庭自杀。翁母没有说谎,她只是因为这个打击,精神支柱塌方,脑子出了点问题,很容易混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

  许瀚庭确实是在这场重要谈话之后,选择了自我了结,来成全母女俩的幸福。往往越坚毅的人,在某些方面就会越脆弱。楚霸王乌江自刎,因为他输不起。至于许瀚庭,我想他没有给子衿的母亲留下原谅的话,可能是有点恨她。

  他被瞒了十九年,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有个女儿!

  他缺失了自己作为父亲的权利十九年。没有对她举过高高,没有亲眼目睹她把一件童衣慢慢穿小,也没偷偷藏起她的乳牙留作纪念,更没有机会履行诸如得了100分就要去公园的父女约定……什么都没有,空白。

  他的恋人是别人的老婆,连自己的亲骨肉也要认作他人为父。作为一个有着强烈自尊心与责任感的男人,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不知道子衿的外公和他说了什么,威胁也好,讲理也罢。但我总感觉,他是被他们父女一起逼死的。一个女人深爱着一个男人,却又性格懦弱习惯为父命是从。以至于不惜瞒着她已婚的事实,甚至是为他诞下一女的事实。可想而知,她对她父亲的惧意有多深。我想就像她说的,她也许真的出走过,选择抓住爱人的手,但是却以失败告终。

  而他,被她以爱之名囚困在这个骗局里,日升日落整整十九年,好不容易获知了真相,就又被绑架到另一个死局里。也许那个老人是这么跟他说的——

  “你是个男人,是一个父亲。你没有为她们做过什么,现在你必须做点什么了。那就是让孩子的母亲彻底死了这条心,让孩子继续在健康的家庭中成长。”

  但她对他的爱如骨附蛆,他明白她对他的爱,只有用一方的终结为代价,才能彻底断了她的念想。

  于是,他选择了死。

  如果他们爱得不是那么深,也许结局就不是这样。

  子衿母亲对我说,你和子衿,和当时我和老师的处境何其相像。

  今天我才意识到,这句话竟然蕴含着很深的寓意。其中有一点,令我特别的心惊——我和子衿,不也印证了一个道理——我们,似乎,是分不开的。

  对她,从失望、绝望、心灰、心死,甚至不惜以她为敌,假装失忆……为了和她斩断情缘,我几乎无所不用其极,可最终,依然逃不过这场相虐相恋的命运。

  我对她,又何尝不是如骨附蛆那般爱着?

  是不是两代人的命运早有定数,必须用一方生命的终止才能完结爱的延续?

  可,似乎又有哪里不对……

  再把历史的录像带往前倒一倒,你就会清晰地发现,这一切其实是源于子衿母亲的自私。如果不是她的自私,就不会有后面的种种。她爱他,同时,她又不能和他在一起,同时,她又不放开他……以至于让一个错乱的线头越滚越大,最后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毛线团。除非,你拿一把锋利的剪刀,咔啪,把它剪断。就如同,一把锋利冰冷的小刀,划向大动脉……

  看,综上所述,就可以看出,有两件事主导了这场爱情悲剧。一是他们的爱;另一个,是她的自私。我和子衿固然很相爱,但,我不自私。为她我连命都可以不要,其他的,就更不必说了。

  所以,即使境遇相同,我和子衿的结局必然和他们的不同。

  以上就是我,黄彤,在子衿失踪一天后,背着手在落地窗前思考了一天的成果。

  在你们看来是它也许就是废话连篇,但对于我,以及未来与子衿的命运,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后面,我将用一种快进的方式,叙述子衿被关起来后,我周围环境的变化。

  这一切当然还是因为子衿被关起来。某种程度上,子衿就像某个利益链条上至关重要的一环,没有了她的坐镇,背后的歪风邪气就会趁虚而入。而且是觊觎了很久似的,来得如此迅捷和猛烈。

  令人意外的,首当其中受到影响的人却是一个久违了的人——郑部长。

  如果记忆力够好,大家可能会想起子衿刚入迅达时有两个死敌。其中一个是赵经理,随着子衿的逐渐站稳脚跟,和大张旗鼓的扩充自己的羽翼,这个人就被发配边疆从本文中消失了。而另一个秃头男人就没那么容易被排挤了,因为他可以说是迅达从香港进驻内地以来最有资历的董事会成员,在迅达有一定的话语权。他一直隐忍不发,前段时间出现南海石油危机,他终于行动了。虽没公开表示反对,但背后动了多少戌波会把我爸推向什么境地。我心里特别没有谱。

  “对了!子衿呢?她应该可以帮咱们的。”

  我摇头:“她被保护起来了。”我没有说她被她外公拘禁。

  我爸哀叹一声:“看来郑部长一倒台,是人人自危啊。”忽然又猛地抬头说:“可我在这儿躲着也不是事啊!”

  “我会想办法的。”

  我爸眼中泪光闪闪,握着我手道:“你长大了……长大了……”

  这是子衿被控制的第六天,我躺在床上,心头搅动得翻云覆海,难以入睡。四周仿佛弥漫着迷雾把我憋得透不过气来。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想念她,也很需要她。

  我想以子衿的聪明才智,没有理由到现在都没有回音。哪怕让人捎个口信呢。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她?

  子衿,你到底在做什么?回想着那日的情意浓浓,我的心越发的冰凉。

  也许是有心灵感应吧,在我最想念她的时候,在我最绝望无助思念成河的时候,奇迹出现了!黑暗中,我的手机响了一声,证明有短信。我平时晚上是关机的,可最近是非常时期,可能每一分钟都有重大紧急的事情,所以我不敢关机。

  我拿起来,看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一条短信:

  宝贝,再等我三天!一定要相信我,等我出来!免复。

  是子衿?!

  我又惊又喜,从床上一下子坐起来I也是地奔跑出去!

  小K,是我最后的盟友,是和我一样在这场如龙卷风肆虐的残酷的世界里努力求生的人。我不能允许她有什么意外!绝对不能!

  我是怎样发了狂似的奔到翁宅,我是没有任何记忆的。也许中间发生了一起小事故,因为直到现在我的右膝盖还有点不能打弯。

  那一夜,是残酷的,也是我人生中最难以忘却的一夜。

  我见识到命运之神冷酷的嘴脸,它竟然把那么惨无人道的事情降临在我的身上。后来我的预感又一次应验。小K果然是去为我求翁行远,只因他前几日向她示好过。

  我不敢想象他对她提出肮脏条件时丑陋的嘴脸,我真的不想再回忆起那种痛恶的心情。所幸它没有真的发生。如果它真的发生,我想我将一辈子不能原谅自己。

  最关键的是,现在的小K,为了保住这个残酷世界最后的盟友,而选择牺牲自己。

  我想,也只有真正经历过那些挑战人类承受能力极限的事情,才会发生这样的人际异变。小K和我,就是如此。深究起来,无理可循,但却真真实实发生了。所以不要被英雄的称号吓到,时势造英雄。恶劣的条件下,人类会激发出很多种潜能。而小K的意念里,就是不能在她最需要我时,失去我,包括不愿看到我那样的伤心难过。

  好在有翁子扬的周旋,等我赶到时,小K已经被送到安全的地方。

  “你不要把我爸当老虎好不好?除非是你情我愿,他是绝不会硬来的。”翁子扬努了努嘴,看着我检查小K身上有没有受伤。

  我脾气暴躁地说:“他吞了孟氏,又侵占了万星的产业,难道这些也都是你情我愿的?”

  这回他没话说了。

  我转念一想,不能再用刻薄的言语与他对话,毕竟他是在帮助我们。

  但是有句话我不得不说:“你到底知不知道他还想吞下子衿的迅达?!”我嘶吼道。小K在我怀里打了个哆嗦。她现在是如此脆弱,竟然还想着牺牲自己来成全我,真是个傻姑娘啊……

  翁子扬见我如此怒气冲冲,也有些骇然。随意搓了搓手,像是转移话题道:“她找我爸……这是为什么啊?”

  我不再理他,现在我们是在翁宅附近的麦当劳里,这里的暖气让人温暖。好不容易小K不再瑟瑟发抖了,我轻声说:“走,我们回家。”

  等我们出了店门,又被翁子扬叫住,他左手捏着电话,道:“我爸知道你过来,想跟你聊聊。”

  我心下一惊,没想到翁行远会来找我谈话。

  但是我隐约觉得这个如今的得势之人,准备顺势而发,完成他最后的版图了。即使我此刻有多厌烦见到他,但连小K都知道,他握有拯救我爸的机会。我相信,我十有**不会同意他的所谓交易,但却有必要知道他在打着怎样的算盘。

  我答应下来,约了第二天中午见面。

  翁行远是在翁宅里见的我。

  和之前见过的他大不相同,现在的他满身满脸的春风得意。甚至散发着年轻人才有的蓬勃的朝气。不得不佩服他,当了那么多年的幕后,其实是等待这一次蓄势待发。竟然一举拿下两个财阀,成就一方霸业。

  隐藏的够深的。这么危险的人物,我还得沉着应对。

  他说话依然是不紧不慢,善于打太极。比如他对昨天小K来找他,做了如下的解释:“我只是看她心情不好,请她喝了两杯,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就算是,也是她自愿的。我从来不强迫人。”把自己扯了干净。

  但我知道他和小K做了交易。他会帮小K一个忙,不管是什么,只要是他力所能及的。换来小K陪他去广州谈一笔生意。而和他做生意的人早已对小K窥觊已久。这个龌龊肮脏的商人,无不显露着他的贪婪本性。

  我沉下心来陪他“打”着太极,竟不知不觉过了一个钟头。终于,他说到了正题。

  “郑部长的事牵连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你的父亲……我想此时你需要帮助。”他缓慢地说。我想他是从小K慌张的神色和他们的交易上,得知我爸这件事的敏感和棘手的。

  我的心悬吊起来。其实早在来之前,我就打定主意,如果他提出的条件与子衿有关,我是万万不会去理会的。子衿到现在还没被放出来,一定是临时有了不可抗拒的变数。不然她是不会不信守承诺的。在这个关键时刻,我更不能轻举妄动。

  谁知这次他极其爽快,没有多余废话地说:“坦白了说,我可以保你父亲平安。只要你答应我,去和老太爷说出你才是子衿相处的对象。”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最新章节http://www.wantxt.com/book/15315/index.html,欢迎收藏
手机看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http://m.wantxt.com/book/15315/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版权归原作者更漏寒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风流少年夜夜做穿越家有儿女之成为刘星都市豪门后宫录门房秦大爷的故事红色豪门之明星风流逃亡艳旅心禁锢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杨家将外传巨蟒少年
手机小说网 | 只分享免费手机小说 | 手机小说免费下载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